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乒乓宝贝

快乐 阳刚 自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庆行(三)  

2014-09-29 09:24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红色记忆
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学过的课文、政治历史,让我从小将重庆与白色恐怖联系在一起,直到成人以后,眼界渐宽,才渐还重庆以客观的存在。千里迢迢,自然还是要去渣滓洞、白公馆等红色旅游景点,以成年人的眼光还原国共斗争中心的风风雨雨。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        渣滓洞、白公馆、梅园、红岩村这些景点原在计划之内,因公交车到站后还要走颇长一段距离,考虑到小子的伤势,只去了渣滓洞。渣滓洞下午5点关门,3点左右我们才在磁器口出发,问了几个人,说很远,无论时间还是小子状态,都不得不放弃步行。正好有一摩的上前询问,讲好价钱,便向着目的地进发。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        渣滓洞本是一处废弃的煤窑,多年过去,这里早已不见开采过的痕迹。车子沿着弯曲的山路急驶,两边荫可蔽日,景色清幽,当年将革命党人关押于此,可见是十分清静偏僻的。上图是哨岗。

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         渣滓洞其实是一处较大的院子,北面的排二层楼房,有男牢16间,女牢2间,西边两间看守办公室,南边几间则是审讯室。关押在此的有“六一”大逮捕案、“小民革”案、“挺进报”案、上下川东三次武装起义失败后被捕的革命者,如江竹筠、许建业、何雪松等,最多时达三百余人。 

现在,这些牢房面向社会开放,展示了当时的一些档案资料,逮捕这些革命党人,竟然也有相当完备的程序,像逮捕令、起诉书等,都有重庆市公安局的印章,以合法的手段掩饰一党之私,道貌岸然,发人深思。
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在此关押的革命志士,顽强不屈,开展了多次监狱斗争。他们还成立了“铁窗诗社”,创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,今天我们读来,仍能感受到他们奋起抗争、舍身取义的壮志豪情。这是黎又霖烈士牺牲前两天作的绝命诗,原文如下:

卖国殃民恨独夫,一椎不中未全输;
        锒铛频向窗前望,几时红军到古渝。
        革命何须问死生,将身许国倍光荣;
        今朝我辈成仁去,顷刻黄泉又结盟。
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
蔡梦慰诗原稿。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
11月27日下午4时,解放军已经解放了四川大部分地区,国民党开始屠杀被关押的人员。敌人对白公馆监狱的革命者进行屠杀时,从渣滓洞监狱也提出三批人押往白公馆附近枪杀。深夜后,已可隐约听到了人民解放军的枪炮声,此时白公馆尚有19名、渣滓洞约有200余名被关押的革命者。渣滓洞的刽子手向白公馆的刽子手求援,于是,丧心病狂的刽子手集中到渣滓洞,以“马上转移,要办移交”为名,将男女牢中的全部人员分别锁在男牢楼下的八间牢房里,突然用机枪、卡宾枪扫射。屠杀后,又纵火焚烧了牢房。当刽子手集中到渣滓洞进行大屠杀时,白公馆的看守杨钦典由于平时受到狱中革命者的教育,在这紧要关头毅然倒戈,站在了正义的一边。他去打开牢门放走了最后的19人(包括两个小孩子)。刽子手在渣滓洞屠杀时,烈士们用自己的身躯堵住牢门挡住敌人的扫射。在刽子手纵火焚烧渣滓洞时,30名受伤或未中弹的难友,从血泊中挣扎逃出,冲到围墙缺口突围时,被刽子手发现,又有十几人被枪杀,最后有15人(包含两位小孩)脱险。
        歌乐山下的这场悲剧,开始于1949年9月,结束于11月29日,殉难者达300余人。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对革命党人实施严刑拷打的审讯室。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监狱门口的报警钟。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这面墙上的两句话,如果将“长官”改成“领导”,在现在是不是依然具有讽刺意义?

重庆行(三) - 孙延奇 - 乒乓宝贝
小萝卜头,名叫宋振中,是杨虎城将军秘书宋绮云的儿子。宋夫妇双双被捕,关在白公馆,小萝卜头从8个月开始就在狱中生活,度过了8个春秋。由于终年住在阴暗、潮湿的牢房里,吃的是发霉发臭的米饭,小振中长到八九岁时,个头却只有四五岁孩子那么高,成了一个大头细身子、面黄肌瘦的孩子,难友们都疼爱地叫他“小萝卜头”。六岁时,经过革命党人多次斗争,监狱方才同意由政治犯黄显声将军教“小萝卜头”念书。“小萝卜头”学习非常刻苦,记忆力很强,也很懂礼貌。由于他年龄小,特务们对他的看管不是很严,他就经常在牢房之间传递信息,或给大人们放哨。1949年国民党溃逃前夕,秘密将其一家杀害。
(题外话:在与重庆人交谈中,发现他们对BXL怀有非常深厚的感情,因为这些年,重庆的发展和变化每个人都看得见。也许,只有在民间才有公论吧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